返回
首页 代怀孕知识
首页 >> 代怀孕知识

喻东山妊娠及哺乳期的抗抑郁治疗

2019-07-24 14:49

接上文:喻东山:抗抑郁药对妊娠和哺乳的影响

4 抑郁的对策

4.1 妊娠前轻性抑郁 妊娠前轻性抑郁可用人际心理治疗或认知行为治疗,以促进抗抑郁药逐渐减量,停药后再妊娠。但应告诉患者,停药会增加复燃率,复燃可引起抑郁慢性化或反复发作,甚至发展为难治性抑郁。

4.2 妊娠前反复发作性抑郁症或难治性抑郁症 Howard等病例对照研究发现,分娩前1年患抑郁症,后来喻东山妊娠及哺乳期的抗抑郁治疗婴儿突然死亡综合征发生率增加。故抑郁症缓解至少1年后,才考虑妊娠。妊娠期如不服抗抑郁药,抑郁复燃率75%,如服抗抑郁药,抑郁复燃率26%,即不服药是服药抑郁复燃率的3倍,而妊娠期发抑郁,后来婴儿突然死亡综合征的率也增加,故反复发作性抑郁症或难治性抑郁症妇女即使抑郁缓解1年后妊娠,仍要维持服抗抑郁药。

妊娠用药注意:①安全:可换成对生殖较安全的药物(如氟西汀和TCAs)。如果该患者只对生殖安全有限的药物(如文拉法辛和安非他酮)有效,则只能予以维持,以免复燃;②单用:尽可能不联合用药,如既抑郁又失眠,可选一种镇静性TCAs,而不是SSRIs联合曲唑酮或苯二氮卓类药物;③增量:妊娠时血浆体积增加,肝肾功能增强,TCAs血浓度降至妊娠前的65%,故此时应增量而不是减量。同理,SSRIs也应增量而不是减量。但在临床上,只要无病情波动,医生不会主动增量。

4.3 妊娠抑郁 又称产前抑郁,如不有效治疗,可损害产前护理,增加产科并发症危险性,恶化产后自我服药和物质滥用,损害母亲婴儿的心理联结。损害孩子的认知和语言发育。

妊娠抑郁可先用人际心理治疗或认知行为治疗,无效则改用抗抑郁药治疗,常选SSRIs和SNRIs,其中舍曲林在妊娠和哺乳期有相当好的安全记录,可优先选用;TCAs虽很有效,但不良反应多,应限用;动物研究发现,妊娠期服单胺氧化酶抑制剂(MAOIs)限制胎儿生长,故只能临近分娩时使用。

4.4 产前停药 有人支持,产前几天或几周停用抗抑郁药,使新生儿中毒危险性降至最低。也有人反对,说产前停药导致75%的反复发作性抑郁症复燃,而产前不停药的新生儿中毒率很低。喻东山认为,产前2周可适当减药,以衰减新生儿的撤药或中毒综合征,一旦有复燃迹象,就恢复原量。

5 哺乳

5.1 重要性 美国儿科学会、美国妇产科学会和美国营养协会指出,婴儿第一年的唯一营养形式是乳汁。哺乳还能增加婴儿抵抗力,强化母婴心理联系。Kramer等(2008)登记了17046例健康哺乳婴儿,其中13899(81.5%)随访了6.5年,用韦氏智测缩略量表评定智商,请教师评定其学习能力,结果发现,延长和专用哺乳改善了6.5岁时的智商和学习能力。故只要可能,应鼓励妇女哺乳。

5.2 暴露药量:哺乳期服药经母体肠道到母体血液,再经母体乳汁到婴儿肠道,终至婴儿血液;而妊娠期服药经母体肠道到母体血液,遂至胎儿血液,故哺乳期婴儿比妊娠期胎儿吸收的药量低得多,一些病例的血药浓度低的简直测不出。美国儿科药物协会宣称,服SRIs的母亲可以哺乳。

5.3 比其他精神药物 人类乳汁的抗抑郁药和抗精神病药浓度以每毫升毫微克(109g)计,抗抽搐药浓度以每毫升微克(106g)计,故经乳汁传递时,婴儿摄入的抗抑郁药量与抗精神病药量为同一数量级,但比抗抽搐药量低得多。

5.4 SSRIs ①氟西汀:服氟西汀的母亲哺乳,婴儿的氟西汀血药浓度是常用抗抑郁药中最高的,但190例被哺乳的婴儿仅10例有不良反应,且不严重。另一研究发现,经乳汁吸收氟西汀的婴儿可有腹痛和多动。多数研究根本未发现不良反应;②帕罗西汀和舍曲林:Weissman对57项研究荟萃分析推断,哺乳妇女宁可选择帕罗西汀和舍曲林,因为它们在婴儿血液中几乎检不出;③西酞普兰和艾司西酞普兰:服西酞普兰的母亲哺乳,婴儿可检出血药浓度。服西酞普兰的母亲哺乳,1例报告婴儿有睡眠障碍。艾司西酞普兰尚无资料可用,该药是西酞普兰的S对映体,可参照西酞普兰的安全性资料使用。

5.5 非SSRIs ①文拉法辛:母亲服文拉法辛哺乳,婴儿的文拉法辛及其代谢物血药浓度很低,未见不良反应;②安非他酮:迄今尚无报告哺乳期服安非他酮的问题,如果服安非他酮已有效,哺乳期不推荐换药;③圣约翰草:5例母亲服圣约翰草300mg一日三次,其主要活性代谢物贯叶金丝桃素(hyperforin)的乳汁浓度很低,2例婴儿的贯叶金丝桃素血浓度为检测极限(0.1μg/L),乳汁/血浆比率0.04~0.13,母婴均无不良反应。常用精神药物的哺乳安全性详见表1。

5.6 哺乳时间 每次哺乳从开始到结束,乳药浓度/血药浓度之比呈梯度上升,后面乳汁帕罗西汀浓度比前面高78%,放弃后期乳汁可减少婴儿吸收药量;放弃抗抑郁药达峰时间前后的乳汁,可减少婴儿吸收药量。

5.7 不良反应 母亲服SRIs哺乳,已报告有兴奋(易激惹、过度哭闹和减少睡眠)、抑制(抑制呼吸和降低肌张力)和消化道症状(喂食差、呕吐和腹泻),发生率3%,未报告有长期不良后果。哺乳期服药一旦疑有不良反应,立即暂停哺乳,观察是否为药物不良反应所致。

6 哺乳的对策

6.1 服药哺乳 如前述,母亲服帕罗西汀或舍曲林后哺乳,对婴儿较安全;TCAs的母乳浓度仅为血药浓度的0.1%~6.2%,哺乳益处可能大于不良反应。母亲服治疗量的TCAs可以哺乳,当服高剂量时,因担心乳汁药量对婴儿脑有长期不良影响,不推荐哺乳。

6.2 奶瓶喂养 服药母亲可选择奶瓶喂养,好处是婴儿不暴露药物治疗,夜间喂食不打扰母亲睡眠;坏处是母亲对不哺乳感到内疚,弱化母亲与婴儿的心理纽带。如果医生既告诉患者哺乳重要性,又说明服药期不能哺乳,等于是鼓励患者暗自停药,增加抑郁症的复燃危险性。

(喻东山. 抗抑郁药对妊娠和哺乳的影响[J]. 临床精神医学杂志, 2012, 22(001): 6062.)

相关阅读:

BMJ:抗抑郁药或增加孕妇产后出血风险

BMJ:抗抑郁药的过度使用

BMJ:某些抗抑郁药或升高心律失常风险

抗抑郁药或可减轻产前焦虑对婴儿影响


厦门试管婴儿多少钱

上一篇:2017卫生资格初级护师妇产科护理备考题1第7页

下一篇:面试时HR说“两年内不能助孕”87:找个代妈价格

推荐文章